我的位置: 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貴州城市青年的鄉村夢|重回大山帶著鄉親一起致富,這是鄉愁最好的解藥

  • 作者:何永利 岑月 吳悅月 徐寧峰
  • 編輯:孫遠銘
  • 來源:當代先鋒網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0-30 12:49:51

  文/圖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何永利 見習記者 岑月 吳悅月 實習記者 徐寧峰


微信圖片_20191030123948.png


  “我花了18年時間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”。


  多年前的這篇網絡雜文,讓靠讀書通向城市的農村青年集體紅了眼眶。因為,為了考上不錯的大學,大家都曾那么的努力過……


  喝上這杯城市的咖啡,對出生在貴州榕江縣的楊成蘭、青曼來說,更是難上加難。在赤貧山村教育資源極端匱乏的困境中,需要何等毅力,她們才能以“村里第一個大學生”的身份進城,成為人們夸贊的窮山溝里飛出的金鳳凰。


WechatIMG10.jpeg

  楊成蘭


  然而,城市雖繁華便利,鄉愁卻纏繞于心。


  在生養自己的那片土地上,還有很多質樸的鄉親和天真的孩子,還有很多山里的寶貝待走出大山……


WechatIMG26.jpeg

  青曼


  終究,意難平。楊成蘭、青曼又回去了,這一次,他們的身份是“村里的返鄉創業者”。


  豐登侗寨的少數派


  從鄉村擠入城市多年后,楊成蘭選擇重回鄉村。


  這位來自貴州榕江縣的85后侗族女孩,是這個縣城栽麻鎮豐登侗族的第一個大學生。和大多數中國鄉村孩子的命途一樣,如果父母不對她進行教育投資,她需要支付更大的成本才能進入城市,并成為城市的新市民。一旦他們進入城市后,大多不會選擇再次返鄉。


WechatIMG13.jpeg


  楊成蘭是這個年輕群體里的少數派。


  重回鄉村前,她在貴陽一所學校做教師,并有了婚姻。


  在她的家鄉豐登侗寨,每家都有制作侗布的技藝。然而,當現代文明滲入鄉村后,這種傳統技藝正在逐步被機紡布所代替。同時,大量的年輕人離開侗寨,進入城市打工后,也使得傳統的文化傳承已面臨后繼無人的窘境,傳統的織布和染布手藝也將隨之漸次消失。


WechatIMG12.jpeg

  楊成蘭打算用自己的方式改善這個窘境。


  2016年3月,她帶著丈夫吳方俊,放棄城里的工作,回鄉創業,傳承了侗寨里用藍靛、柿子、楊梅等植物及果實制成的染料染織的傳統手工染布和織布技藝。


WechatIMG14.jpeg

  楊成蘭和村民


  在他們的努力下,他們生產的手織布樣,已達到300多種,植物染色也有20余類。之后,他們借助網絡平臺,將制作好的侗族土布遠銷北京、上海甚至日本、意大利、韓國、澳大利亞等地。目前,年銷售額超過200萬元,并帶動當地260多戶農家婦女走上致富路。


WechatIMG11.jpeg


  “我覺得我就是倚山人(依賴著大山生活),我們以手織布為基礎,加大培訓年輕織娘與手工藝人才,拓展業務范圍,把商品變為產品,把傳統服飾文化變為現在尚品,只有使用才會有更久的傳承。同時,帶動鄉親們脫貧致富,誰說鄉村沒有夢想?”


WechatIMG9.jpeg


  楊成蘭說,她希望年輕人能看到,在家鄉既能做出一番事業,也能讓外出打工的父母們能夠回來工作,讓家鄉不再有留守兒童。



  她和她的月亮故鄉


  與楊成蘭一樣,青曼也是榕江人。

  2016年以前,青曼在北京工作,從大山走向首都,鄉親們都說,窮山溝里飛出了金鳳凰。4年前,她和朋友一起,在北京發起以保護貴州非遺文化為主旨的 “貴州民藝社”。


WechatIMG30.jpeg

  青曼和弟弟雙木


  2016 年底,帶著離開貴州家鄉二十年沉淀的思考和資源,青曼和弟弟雙木返鄉回到家鄉榕江縣,成立榕江縣月亮故鄉文創中心,組建團隊,共同發起“手藝點亮回家之路”公益計劃。


  他們的“讓母親回家,手藝點亮回家之路”公益計劃,陸續打造了一系列落地項目:“兩湖會館文創中心” ,“千匠百藝扶貧車間” ,“母親回家手工坊” ,嘗試著去探索非遺+文創+扶貧的創新型模式,把月亮故鄉定義為一個鏈接城市與鄉村的平臺,以手工藝扶貧車間+母親回家手工坊+非遺體驗工坊。


WechatIMG27.jpeg


  從產業的最前端,到市場的最終端,他們嘗試著將貴州省豐富多彩的少數民族非遺手工藝, 設計研發成更具市場價值和影響力的商品,以消費驅動傳承,以設計活化非遺, 以產業賦能鄉村,帶動貧困村寨的女性手藝人脫貧, 讓家鄉的非遺傳統文化得以重煥新生。


WechatIMG35.jpeg

WechatIMG28.jpeg


  就在今年九月,青曼和她的團隊小伙伴, 代表貴州的創業女性群體,正式接受了由阿里巴巴集團主辦的每兩年一屆的“全球女性創業者大會”。


  “鄉村沒有理想的田園浪漫,但也不后悔。”青曼說。


WechatIMG44.jpeg


WechatIMG45.jpeg

WechatIMG41.jpeg


   記者手記:


  過去,在城市和鄉村這個二元空間的語境表達上,向來是失衡的。鄉村人通過教育投資、務工和經商等渠道,越來越多地涌入城市,并將移民的身份,逐漸更替為城市的新市民。


  最近幾年,隨著貴州的鄉村振興計劃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把目光轉向鄉村。并用自己的方式,將鄉村傳統的工藝和生活資料重新包裝后推向城市,在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之際,也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城市和鄉村連接的某種平衡。


  從好不容扎根下的城市重新回到鄉村,很多人不解,但當我們走近楊成蘭和青曼時,我們找到了答案。


  今年,楊成蘭和丈夫前后投入超過四百萬,翻修重組六棟老房子,新工作室現在已經投用。丈夫吳方俊喜愛吉他,閑余時間,她唱侗歌,丈夫彈吉他,這樣的畫面,又何嘗不是當下很多年輕人向往的生活呢?


  而青曼和弟弟,則在實現自我價值的同時,也激發了村民的內生動力。帶著鄉親共同致富,這或許就是鄉愁最好的解藥,他們用事實告訴我們,貴州的鄉村,理想一樣可以綻放。(責任編輯:孫遠銘)






合肥福利彩票官网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qq分分彩和腾讯分分彩一样吗 qq欢乐斗地主正版 最新娱乐棋牌大全 微信有哪些答题赚钱软件 安徽11选5官方 马路边卖早餐赚钱吗 广东体彩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旺财赚怎样赚钱是真的吗 湖南幸运赛车奖金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推荐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广西十一选五网站 北京pk10赢钱方法 河北11选5网上购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