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初心故事|肖義伍:紅色故事,我要一直講下去

 微信圖片_20190627140100.png

  赤水河邊,元厚鎮,紅軍四渡赤水,一渡渡口所在地。


  6月15日上午10時許,一群游客跟隨一位身著紅色馬甲、頭發花白的老人,向紅軍渡廣場走去。



  “歡迎大家來到元厚。四渡赤水出奇兵的故事大家或多或少知道一些,今天我就帶領大家去看看一渡的渡口,說說當年發生在這里的故事。”邊走,老人邊說。


  老人叫肖義伍,是一名老黨員,今年68歲,精神抖擻、聲音高亢。


  誰曾想到,他竟然是一名癌癥患者。


  誰曾知道,他這一講,就是34年。


  誰又曾知道,他從不收取一分錢的報酬。


  “1935年1月,中央紅軍到達這里后,人民從紅軍身上看到了前途,看到了希望,播下了火種……”站在鮮紅的紅軍渡石碑前,大家的思緒被老人帶到84年前的長征路上。


  兩代人的紅色情


  1935年1月,紅一軍團攻取鹽運通道元厚鎮,成功一渡赤水。元厚人民紛紛走出家門,擁護紅軍、支援紅軍,演繹出許多“軍愛民”“民擁軍”的感人故事。那期間,肖義伍的舅媽聶永珍拼死救下兩名紅軍傷員,其中一位還是朱德司令的通訊員。



  在肖義伍的記憶里,舅媽經常被邀請到各地講紅軍的故事。從小聆聽長輩們講了不少紅色故事,深受紅色精神熏陶,1971年,不到20歲的他便申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


  隨著舅媽聶永珍年齡的增大,行動愈發不便。“不能讓這些珍貴的紅色記憶被時間湮沒。”1986年6月,35歲的肖義伍接過舅媽的接力棒,成為赤水河畔的一名宣講員,義務為大家講解紅軍“四渡赤水”的故事,而他同時還是桂圓村大隊支部書記。



  漸漸地,元厚鎮很多人看到游客走向紅軍渡口,都會主動聯系肖義伍——“肖支書,有人去渡口了。”“ 肖五爺,有人找您講故事。”肖義伍,在家排行老五。年輕時,人們稱他為“肖五”。現在,人們尊他“肖五爺”。


  “2001年,年近90歲的舅媽彌留之際,眼里滿是話語,卻一句也說不出來。”肖義伍說,他跪在床前,握緊舅媽的手,哽咽著對她說:“放心吧,我會一直講下去的!”



  為了那份紅色的承諾


  肖義伍用自己的一次次講解,踐行著那份承諾。


  2010年,年滿60歲的肖義伍從村支書崗位退了下來。之后的他,更忙。


  宣講紅色故事,依然是他的主要工作。一兩個,他滿懷激情地講;三五十人,他聲情并茂地講;一二百人,他慷慨激昂地講。



  “紅色義務講解員”成為他的代號。


  “英雄不能埋沒,英雄的事跡不能忘記,讓大家了解他們,記住他們,繼續前行,是我們的責任。”肖義伍把從舅媽那里聽來的故事,進行了重新整理,對原先不清楚的歷史,進行了系統研究,一字字寫出了1萬多字的紅軍“四渡赤水”解說詞。



  2013年的一天,肖義伍在為游客講解時,突感不適。送醫檢查,確認患上膀胱癌和腎盂癌,手術切除其中一個腎。手術后,肖義伍的身體大不如從前,連慢慢走路都會氣喘吁吁。令大家沒有想到的是,沒過多久,老人的身影又出現在紅軍渡廣場上。無論刮風下雨,還是烈日當空,他依然堅持走下40多級臺階,走到赤水河邊,講長征的故事,講紅軍的故事,講四渡赤水的故事。



  “生命不息,講解不停。”他說。只要有聆聽者,隨叫隨到,有時候前一刻還在輸液的他,下一刻又出現在紅軍渡碑前。


  走進位于元厚鎮街上的肖義伍紅色宣講隊辦公室,翻開一本本密密麻麻的記錄本,詳細記錄著他每一次講解的信息,包括宣講時間、游客來自哪里、多少人、宣講地點等,每一項都記錄得很清楚。


  記者翻看了5月15日至6月15日一個月的記錄,足足有34次,聆聽人數達300余人。


  34年來,聽過肖義伍講解的干部、軍人、學生、農民等約3萬多人。他憑著對英烈的景仰,不收取一分報酬,用堅守詮釋著那一份矢志不渝的初心。惟一的一次“付費講解”,是一國有企業組織活動時,出資300元錢為肖義伍所在老年活動中心購買了一批設備,并請他和老人們吃了一頓飯。



  聽講的游客紛紛留言。來自重慶的楊勇說,他們永川的老師,專門到元厚鎮來了解四渡赤水的歷史,肖老的講解非常生動,很感人,這一趟真的不虛此行。在得知老人幾十年如一日義務為大家講解的事跡后,更是油然而生敬佩。


  紅色宣講代代傳


  去年,元厚鎮圍繞元厚“紅軍一渡赤水”紅色文化資源,組建了以肖義伍為隊長的紅色宣講隊和紅色宣講工作室,以“紅色宣講進萬家”為主題,讓紅色故事傳遍千家萬戶,紅色基因代代相傳,用身邊事引導身邊人。


  肖義伍將他宣講的紅色故事編輯整理了7冊,定期向志愿者培訓,到村到戶講解,向游客、向學生宣講,讓紅色故事源遠流長。



  “萬一有一天我講不下去了,我希望宣講隊的成員能夠接過這根接力棒,繼續把紅色故事講下去,讓更多的人了解并銘記這份紅色精神。”


  如今,“紅色宣講隊”已從14人發展到216人。


  如今,元厚鎮人人熟知紅軍一渡元厚故事,人人能講紅軍一渡元厚故事。


  如今,“紅色宣傳進萬家”已從元厚鎮漫延到赤水市。



  “作為一名老黨員,志愿者服務已經成為我的精神支柱。我會堅持當好紅色義務宣講員,講好長征的故事、紅軍的故事、四渡赤水的故事、元厚渡口的故事,紅色故事,我要一直講到講不動為止。”老人堅定地說。


  (來源:天眼新聞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潘樹濤 責任編輯:楊霞)

合肥福利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