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寫給愛因斯坦的大腦

  阿里云研究院院長田豐


  愛因斯坦的大腦


  您好


  我是來自2019年的Ben Tian,出生在人類尚未跨越“弱智能時代”與“強智能時代”的分水嶺。所以,“AI原住民”00后經常diss我們80后是“AI史前文明”,如同現在的“物聯網”“大數據”,相對于100年后的星球互聯網、太陽系數據中臺一樣落后。


  丘吉爾說過:“我們能看到多遠的過去,就能看到多遠的未來。”借這封信,我向數字孿生的愛因斯坦大腦提出3個問題,想借助您海量人類文明的知識圖譜,來解決世界性難題


  第1個問題是:如何用科技解決人口爆炸帶來的生存挑戰


  聯合國預測地球人口的極限是100億,以目前76億人口的基數,加上每年8296萬新生兒的增長速度,在2050年就會接近地球養活人口的極限。如果不改變社會模式,全球的淡水資源、森林、宜居土地、清潔空氣、可食用魚類都會消耗殆盡,自然災害與戰爭將接踵而至。


  我們可能找到了一種解決辦法。


  “達摩院”科學家集中在全球最大規模云計算平臺“阿里云”上,通過城市物聯網(City IoT)收集的海量、實時、全域數據,研發出“城市大腦”。


  這個“大腦”可以調度日漸稀缺的公共服務資源、生活資源、產業資源,智能調度疏導數千萬輛汽車,能自動監控并指揮車禍與火災等突發事件。比如,用智能紅綠燈把路權公平合理高效地分配給每一輛車與行人,提升15%的車流量,逐步降低高達25%的城市道路用地,為未來數十年陸續登場的自動駕駛、新能源、飛行出租車、Hyperloop超級高鐵提供超大規模、超高復雜度、實時調度的一體化公共服務。


  愛因斯坦大腦啊,能不能告訴我,100年后的未來城市里還有哪些挑戰與科技對策


  第2個問題是:如何解決人們無限膨脹的需求與落后的制造生產力之間的矛盾


  人們對個性化、娛樂化、精品化消費的需求是制造產業升級、供給側改革的根本動力,但生產良率不穩定、工業產線高耗能、生產線突發故障等問題,一直困擾著眾多制造企業。


  全球的工業互聯網,本質上并沒有通過標準化而互聯,只是“工業局域網”,大量離線的工廠和倉儲缺少數據智能的云。


  工業物聯網在云端應用互聯、數據互通,阿里云的數據科學家們研發出“工業大腦”,幫助光伏、汽車、能源、芯片、服裝鞋帽等制造業企業,用機器學習、工業知識圖譜實現穩步提升良品率、降低能耗、預測產線故障等中國智能制造“卡脖子”難題,然后涌現出一批工業智聯網領軍企業,比如協鑫光伏、天合光能、中策橡膠等。


  愛因斯坦大腦啊,請幫助我們窺探未來的一角:100年后,我們的流水線工廠會不會消失,變成一座座3D打印機、4D打印便利店,進入尋常百姓家?明星同款連衣裙、巨無霸漢堡、膠囊房間、自動駕駛房車等衣食住行能不能“一打到底”


  第3個問題是:全球進入老齡化社會如何解決吃飯問題


  全球每年增長8296萬人口,全球耕地面積幾乎不變,而中國耕地面積每年減少433萬畝,民以食為天,中國人的吃飯問題要靠科技解決。


  海升集團用AI種蘋果樹、特驅集團用AI養豬,農業“看天吃飯”變成“看數據種地”,種植基地、養豬場的最佳實踐通過云計算普及到所有農場,即能解決農業專家人力瓶頸又能持續優化農藝。


  愛因斯坦大腦啊,能不能和我一起暢想,100年后人類如何在月球火星上、太空船內發展太空農業


  遙想百年之后的世界,是如同蒸汽機無法想象自動駕駛,螺旋槳飛機無法理解宇宙飛船一樣的認知距離,但人類必須利用這一輪科技復興的成果,沖刺“宇宙大航海”時代,否則地球將會枯竭。


  人類在改變世界的同時,也在改變人類自身的定義。


  100年后,我的數字孿生大腦,期待與愛因斯坦大腦一起,探討未來1000年的太陽系科技復興


  田豐


  寫于公元2019年5月22日


  (整理: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丹)


合肥福利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