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位置: 首頁 > 要聞 > 正文

寫給南極的夜晚

  貴州師范大學副校長謝曉堯

  親愛的南極:

  2119年的南極,你還好嗎?

  可愛的帽帶企鵝、金圖企鵝、阿德利企鵝,憨態可掬的象海豹、豹形海豹,還有南極燕鷗、巨海燕啊……你們還好嗎?

  總是在凌晨一點輾轉難眠的時候想起,見到你時是極晝的模樣,天空總是亮的。那么黑夜的你,又擁有怎樣驚心動魄的美?

  此刻坐在電腦前面寫信的我,身處公元2019年。

  6年前,花甲之年,我有幸成為中國第30次赴南極科考隊的一員,踏上唯美的南極之旅。那是我第一次、或許也是這輩子唯一一次,見到你。無數畫面閃過、交織,成為我最珍貴和最懷念的回憶。

  我的家鄉,在貴州省貴陽市。

  從貴陽出發,一路西行,跨過山、越過海,迎著新西伯利亞的冷空氣,經巴黎、圣地亞哥……終于到達中國南極長城站。

  蹲下身仔細看,考察站內的路標標注顯示:距離貴陽直線距離15450公里。上萬公里的航程,為了抵達你,我們5天5夜幾乎沒有閉過眼睛,腦海里都是關于你。

  相信100年后,去南極的路途不會如此漫長。

  或許百年后的科技,早已發展到無人駕駛的飛行器,交通和通信的成本都將非常低。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,都能夠安全快速地踏上一次“朝圣”之路,來見見心之向往的你;而每個國家,無論富有還是落后,他們的科學家們都可以到你這里做科學研究,共享大自然賦予人類的資源。

  我這個年代的人是很能吃苦的。我們走過坎坷崎嶇的路,經歷過物資匱乏的時期,也親手觸摸到變革時代的陣痛和光明。盡管如此,自詡經驗豐富,初見你時,仍十分忐忑。

  你,是巨大的考驗——沒有黑夜的極晝,太陽總在地平線以上,氣候是惡劣的;能吃到冷藏的食物是幸運的,腳邊是萬丈深淵或冰蓋,讓野外工作多了不可預知的危險。

  但你,給了我莫大的驚喜——極地世界,天空蔚藍,寒冰晶瑩幽藍千年不化,雪山海島邊緣是湛藍的海水;菲爾德斯半島天氣變化無常,時空寂靜得仿佛停止了。或許唯一能打破這寧靜的,就只有鳥類的叫聲了。

  而現在,我又開始懷念這份寧靜。

  言歸正傳,我是一名學者。記得當時去南極科考的課題是《南極喬治王島地區植物光合適應多樣性資源調查及大數據采集》。近50天的努力,我共采集藻類樣品130余份、苔蘚70余份、地衣80余份,帶回了貴州實驗室。

  植物樣品保存得都很好,還建立了基因信息大數據庫。來自遙遠南極的數據,將幫助家鄉培育出更好的耐寒抗旱植物。

  心之所向,素履以往。仰望星空,一定和你看到的一樣璀璨奪目。所以,我的團隊目前正對FAST天文大數據進行處理,每天的數據量達到2T。所有成果都將提供給天文學家,以期能有重要的科學新發現。

  我與大數據的不解之緣猶如戀戀風塵,刻滿了歲月印記。貴州發展大數據已經5個年頭,成就顯著,軟硬件的提升,大大有利于提升貴州學者的大數據分析能力,以后的南極科考行動將更有價值。

  暢想100年后,經過更全面的科考和更多的數據采集,貴州已建起龐大的南極大數據庫,我們熟知你的每一處角落、每一點變化,供所有人類研究所用。數據分析,讓我們更懂你的黑夜。

  我們還將建立一個全息南極仿真環境,完美模擬你的大氣、地質、冰川、生物、天文等一切,在實驗里,就能隨時置身南極勝境,和你對話。

  當然,百年后,世界或許走得更快更遠,請原諒當下渺小的我那么粗淺的想象。其實無論多久以后,我都祈愿你的生態環境永遠不要被破壞,永遠被全人類珍視和保護。

  我希望你永遠是一片荒野,永遠瑰麗絢爛;

  我希望你在世界的盡頭矢志不渝,沒有眼淚。

  寫到這里,已至凌晨三點半。此時的極地朝霞,定然已將你無垠的天空和雪白的世界染紅,寂靜中綻放著恣意的美麗。

  晚安!

  此致!

  謝曉堯

  寫于公元2019年5月22日

  (整理: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周璇)

合肥福利彩票官网